您的位置:首页 >新闻 >

“阶梯班”有错吗?这学期家长们吵翻了

时间:2021-11-08 10:47:05 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

“阶梯班”有错吗?这学期家长们吵翻了

原标题:“阶梯班”有错吗?这学期家长们吵翻了

互怼的家长们

看似谁都没错

“阶梯班”有错吗?这学期家长们吵翻了图/图虫创意

“双减”下的新学期,教育回归校园主阵地,有家长日前为分班事宜大动肝火。

上海建平中学西校,开办分层教育的“阶梯班”,遭家长举报。深圳沙湾中学,初三年级分层分班教学,仅实行了三天。山东新泰金斗中学,初一年级选科走班教学,被紧急叫停。

有家长抨击“分层教育”“阶梯班”,实际上就是“重点班”“实验班”,打破了公平竞争的环境。

有意思的是,被抨击的一方家长并不认怂,而且强调分层教育的设置有理有据。双方为此公开互怼,引发舆论关注。

互怼

互怼双方,均以“双减”政策为依据,证明自身诉求的合理性。

举报建西中学的家长公开信认为,“阶梯班”实际就是“实验班”,向尖子生优先配置教学资源,打破了公平竞争的环境,违反“双减”精神。

尽管校方一再申明分班没有重点和非重点之分,但在家长的反对声中,深圳沙湾中学的分层教学依然终止。

事情并未就此告一段落,举报家长的这番言论,遭到另一拨家长的激烈反弹。

这拨家长强调,建西中学的 “阶梯班”并不是“实验班”,不只有阶梯班让学有余力的学生拓展学习空间,还有补差班对学习有困难的学生进行补习辅导。阶梯班的设置,符合双减“为学有余力的学生拓展学习空间”的条例。

这些家长反问道,举报阶梯班,你咋就不去举报补差班呢?学有余力的孩子为何不可拓展学习空间?非要和你家娃一起躺平?

深圳沙湾中学分层教学被叫停后,另一拨家长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留言,希望继续实行分层分班教学,教育部门不要取缔校方的教学创新实践。

“双减”之后,校外培训负担退场,教育回归校园主阵地,这就要求在校内最大程度满足学生的多样化教育需求。孩子们的学习状态并非同步,有跟不上的,也有吃不饱的。

在作业负担上,“双减”政策也提出了系列要求,比如要鼓励布置分层、弹性和个性化的作业。

在这场风波中互怼的家长,看似谁都没有错。

分层

家长们的分歧,在于对分层教育的理解。分层教育与“重点班”“实验班”,并非一个概念。

所谓分层教育,是教师根据学生现有的知识、能力水平和潜力倾向,把学生科学地分成水平相近的群体来安排教学。近年来,为深化教育改革,一些城市的不少学校都探索过分层教学。

一些学校按照学科来进行分层教育,分层并不分班,也叫分层走班。比如同是初一(1)班的学生,数学课同学们分别去上1、2、3等级班,外语课分别去上A、B、C等级班。

一个学生如果数学好,就去数1班提升,同时外语差,再去外C班补差。在这个过程中,培优的培优,补短的补短,都有提升空间;加上滚动分层,优生不懈怠,后进生往前奔。

曾经主导北京十一学校改革的李希贵校长认为,要全面提高教学质量,必须面向全体学生。在传统的教学管理体制中,不一样的学生在同一个班级里,学一样的内容,做一样的练习,考一样的试题,怎么能面向每一位学生?

李希贵认为,改革教学组织形式,打破大一统的班级授课制,在一些学科中实施以走班制为主要形式的分层次教学,让学生自主选择不同的层次、不同的班级走班上课,可能是使教学有可能面向每一位学生的有效途径。

从人才观角度看,分层教育可以更好地因材施教。尤其是在整顿校外培训后,有较高教育追求的家长,只能更多依赖学校的多元化教育。

不过,从社会角度看,这又会被误认为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、不公平。“重点班”“实验班”等不平等现象,长久以来已如刺般扎进家长内心。

要推进教学改革,势必要区别分层教学与重点班的差异。后者是被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》明令禁止的。

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,两者区别有二:一是学校设定好各种班级(必修课分层),是按成绩把学生划分,还是由学生自主选择。选课走班,学生有充分的选择权,学校最多提供选课参考和指导建议。

二是同一课程不同班级,是否只有难度不同,而无特色差异。过去的重点班,强调难度和进度,而选课走班,强调特色教学。比如某门必修课,设置多个主题不同的班,由学生根据自己对主题的兴趣去选修。

义务教育阶段的分层教学弄不好,就会变成重点班、快班、慢班的翻版。在此情况下,教学组织形式的变革就成为一个难以调和的棘手问题。

分层教学也只有确保学生在校内学足学好,最大程度地满足学生和家长的多元化教育需求,才能更好地落实“双减”政策。

公平

分层教育难以推行,有其现实掣肘,家长的担忧无法过分苛责。

家长反对分层教学,反对的不是因材施教的教育规律,而是担心多元化、差异化的需求,在现实中走样为三六九等。

熊丙奇指出,学校教育要满足差异化需求,必须落实和扩大学校自主权,给学校自主办学空间。同时,尽可能推进小班化教学,要做到小班额,这需要加大教育投入,提高师生比。

在家长针对山东新泰金斗中学选科走班教学的投诉中,即显示有两个班人数严重超标,达68人。一个老师只带十多个学生,可以做到因材施教,如果动辄五六十人,差异化教学势必难协调。

新泰教体局称,金斗中学班级人数超标,系因教师讲课风格和亲和力存在差距,导致部分课堂人数较多。金斗中学已深刻反思,现决定取消选课走班制度,让学生回归行政班级上课。

金斗中学的状况,反映出分层教育广泛存在的问题。由于教师水平参差不齐,有的课堂人满为患,有的课堂门可罗雀。长期来看,均衡和增加优秀教师是根本所在。

熊丙奇指出,在目前的办学模式下,很难推进个性化教育,分重点班是很多学校的现实选择,还被视为是因材施教。

如果难以做好个性化教育,家长自会追求齐步走,让先进生和后进生一块躺平。追求的公平,也就成了非理性的结果公平,而非机会公平。

不同的孩子禀赋各异,学校根据差异提供多元化的教育服务,本质上是提供平等的成才条件。

熊丙奇认为,我国社会的教育公平观,主要还是“培养精英”的教育公平观,而非“人人有出彩机会”的教育公平观。在各级各类教育已经普及化的今天,再用过去的思维配置公共教育资源,就会出现严重不适应症状。

新的教育公平观,不是引导学生内卷竞争,做“人上人”;而应是发展自我,做“人中人”,即通过关注学生个性和兴趣培养,激励学生做最好的自己,实现个体的人生价值。

反观在区分是分层教育还是重点班问题上,需要学校和教育部门科学地分析研判,有的放矢。

为难的是,上述学校无一例外地妥协,取消了分层教学。深圳市龙岗区教育局表示,分层教学也可采用其他方式进行,不一定要重新分班。

新泰教体局则表示,金斗中学推动均衡编班、走班教学改革,无违规开办重点班现象。均衡编班、走班教学是教育部门力推多年的教改政策。

在升学的无形压力下,家长们哪敢试错。


郑重声明: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修改或删除处理。
猜你喜欢